relax的形容词

2019年04月25日 13:29

字号 :T|T

    我在教育系统工作,对近几年来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也用心感受着改革带来的变化。

    及至现今,固然不会再有如此血腥惩戒之举,但为了惩防考试作弊,法规制度的笼子也是越扎越紧,追究作弊责任趋于严厉。之前,对于考试作弊行为,属于规章约束的范围。2004年5月,教育部颁布的《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对考试作弊行为等予以界定。2012年1月5日,教育部又对该《办法》作了修订,进一步明确了违规行为认定与处理程序,规定对作弊者可视情节轻重,暂停其参加各种国家教育考试1至3年;在校生、在职教师如果替考或被替考,开除学籍或予以解聘等。

    1980年代教育公平并未成为突出的社会问题,当时显露的教育问题主要是教育经费严重不足、脑体倒挂、教师待遇低下、片面追求升学率等等,但实际上当时农村学生辍学流失、危房坍塌、城乡教育差距扩大等问题已经相当严重。与此同时,在形式平等的外表下,基于“文化资本”、“社会资本”的阶层差距开始出现,工农子女在高等教育中的比例逐渐下降。如对北京8所高校1980年入学新生家庭背景的抽样调查显示,父亲职业为农民的占20.2%,工人占25.0%,干部占15.5%,专业技术人员占39.3%。1982年,胡建华等对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学院在校生的调查显示,父亲为农民的学生占在校生总数的22.7%,包括工人在内的“体力劳动者”的子女共占40%。据北京招生办统计,1990年北京共录取新生17248人,其中干部、军人、职员的子女占78%,工农子女占21%。

    为了进一步缩小差距,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考录取率,这次改革将采取3项举措。第一,完善国家招生计划编制办法。在编制国家计划时,综合考虑生源数量及办学条件、毕业生就业状况等因素,并督促高校严格执行国家招生计划。第二,继续实施“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这项计划已于2008年开始实施,2014年度达20万人,这几年下来,相当于在中西部建设了80所万人高校。下一步,还要继续在东部地区高校安排专门招生名额面向中西部地区招生。第三,合理确定分省招生计划。要求部属高校公开招生名额分配原则和办法,严格控制属地招生比例,调出的指标主要用于中西部及入学机会偏低的地区。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举措,力争到2017年,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缩小到4个百分点以内。

    带着十几个学生一年读完17本经典著作,让曹勇军获得不小的成就感。不过,在那间教室之外,高中阅读教育的现状仍然令他担忧。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见义勇为,敢于斗争,对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要进行劝阻”不再作为中小学生行为规范,取而代之的是对“会自护懂求救”的强调。

    其二,以低俗为通俗,以恶俗为本色。“以丑为美”在文化品位上,是排斥高雅,以“通俗娱乐”为名,贩卖低俗、恶俗之物。某些“享有盛名”的所谓艺术家,不仅热衷于以低俗娱乐大众,而且将“恶俗”作为艺术本色,泯灭了高雅与低俗的区别。

    这几年还掀起一股国学热,到处都有国学班,随时可见国学大师。一些老板为了追国学“新潮”,花费数以万计的钱去名校就读国学。他们学到了用易经推算命理,用孙子兵法指导商战……

    怎么修?

    他不愿做辛苦的官: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

    根据六年前我女儿用的一本美国中学教材,一些研究估算,中国大学生的成熟度平均比美国同龄人要低3.5年左右,原因就在于儒家文化和中国父母育子方式,在该放手的时候不能放手让孩子独立。而成熟度跟领导力又高度关联,没有成熟就无法有领导力,就难以竞争谷歌、微软、花旗等公司的CEO岗位。

    试题知识的覆盖范围更加宽泛,避免对生僻知识的考查。创设学生易懂的情景,用学生易于理解和熟悉的表述方式考查学生思维能力。

    风向标:从总体上看,各地对实施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并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高中招生录取的依据予以高度认同,认为此举有利于学校推进素质教育,有利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但从具体实施情况来看,由于操作性不强,在高中招生中的实际作用不大。当务之急,必须完善综合素质评价办法,增强综合素质评价的科学性、客观性和透明度。如完善“成长档案”、“记录袋”,强化事实性材料、写实性评语在高中招生录取中的作用。在此基础上,逐步实现综合素质评价与高中招生从“软挂钩”向“硬挂钩”的转变。 

    再比如,报告指出“有超过60%接受调查的教师在对职称制度的期望上,选择‘取消教师职称’和‘提高教师薪资待遇’”。被调查教师态度如此激烈,并不可怕,反而十分容易理解。经常在网络上发声的人士大多心有不满,其言论往往带有情绪发泄的性质,所以,“取消教师职称”和“提高教师薪资待遇”这两个选项,同参加网络调查的教师之内心不满高度吻合,如果调查机构设计一些更加火爆的选项,或许能得到更高的赞同比例。 

    在物质产能过剩、物质这么丰富的今天,温饱不再是个问题。父母可以给子女最重要的礼物是给他们提供经济条件,让他们追求自己的兴趣、选自己有激情的事业。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子女的父母显得太自私、太不尊重子女,这包括学校、专业、工作和婚姻恋爱。

    重庆晨报:尘封了四十年的小说《这边风景》去年出版了,你如何自评?

    记者从多名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学生那儿了解到,他们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曾受到过学校方面的“引导”和“劝说”,有的学校做出承诺,学生 被清华北大录取后,学校给予学生几万元的现金奖励;有的学校在给部分学生争取加分名额时与学生约定,要求学生在高考取得高分成绩后填报清华北大;有的学 校,“劝说”达不到北大本部和清华分数线的高分考生报考北大医学部,以便在招生宣传上提高学校的清华北大升学率。

    事实上,根据我们所做的实证研究,近年来江苏籍学生进入大学之后的数理水平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下降趋势,在参加物理、化学等国际奥赛的顶尖学生中,已渐渐难觅江苏籍学生的身影。自南宋以降,江浙历来是中国文脉所系,也是近现代中国理科基础学科人才培养最重要的基地,产生了一大批学贯中西的学界泰斗,江浙籍院士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规模最大的群体。如果因为招生考试制度改革而影响到江浙学生对数、理、化等基础学科的兴趣,进而削弱其能力,对于中国未来长远发展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这个问题应当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在方法上,我们强调融入和贯通。融入就是把我们的指导思想、原则、宗旨融入到各类课程之中,贯通就是要把它贯通到大中小幼教育教学活动之中,我们还特别强调实践、体验,要着力抓好志愿者服务、抓好劳动教育,使他们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来接受我们的价值观,来接受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和革命传统文化。[15:38]

    在教育问题上,我以为还是具体一点,多研究具体的问题,少讲一点空洞的理论,少讲一点伪科学也就是少讲点科学主义。

    (二)

  1、首先是向课堂上要效率。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教材,现在的课本薄薄的只有二十几篇。其中古文五六篇,诗歌四五篇,说实在,即使把这些文章全吃透也少得可怜,何况其中还有很多为照顾政治,为了政治需要而选入的文章,这些文章实在是不能作为范文的。比如“关于香港回归的讲话”,“改造我们的学习”,“春天的故事”,还有鲁迅的为一点小事与人而争吵的文章。相反,很多经典的东西,没有进我们的课堂。为此,我首先是进行处理,该简的简,该删的删,而增加大量的原典名家名篇,包括一些好的时文。

    二是高校缺乏办学自主权,无法办出个性、特色和高质量,有的高校甚至从一办学起,就在做贩卖文凭的生意,这在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不高的情况下,还会有一定生存空间,而随着大学生人数增加,大学生就业难,再这样“空心化”办学就没有出路。

    在《汉字英雄》中,观众们看的是不同年龄的孩子们为一些常用词中的易错字而苦思冥想;《中华好诗词》里,明星们通过背诵古诗词的竞技展示出了他们知性的一面;然而在《听写大会》中,观众们都只有对着各种生僻字词“大眼瞪小眼”的份了。“圩顶”、“崔嵬”……这些不少成年人连听都没听过的词,参加《听写大会》的初中生们不仅要听还要写正确,这让不少观众表示难以理解。连资深语文教育工作者赵福楼也忍不住提出了异议。在赵福楼看来,电视节目出于普及教育的目的,应以日常生活中的5000个常用字为主体,题目难度不应无限拓展。高瑾在策划《汉字英雄》时也有着类似的考量:“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节目激发大家写字的兴趣,关注汉字背后的故事起源。所以题目上我们都以3500个常用字为主。”

    这就是美国人的家庭教育观。美国的一些专家表示,美国法律试图把政府的介入和父母管教孩子的权利加以平衡。一方面,是由父母决定如何教养孩子,而不是让政府来决定孩子应该如何教育,要教给他们什么以及要信奉什么宗教等等。另一方面,父母不能滥用对孩子管教的权利和责任。由于孩子年纪还小,尚不成熟,如果父母滥用他们的权利,就要由政府出面保护孩子。在通常情况下,对有关的虐童案,各州的法院可以做出几种裁决,一是允许州政府把孩子从亲生父母身边带走;二是允许孩子继续留在父母身边;三是终止父母抚养孩子的权利,由他人收养。

    在张佳看来,授业解惑、教书育人是教师的最大意义。“‘百年大计,教育为先’,眼前急需做的,就是尽快扩充人才招聘,补充新鲜血液,同时可让老同志做些力所能及的指导性工作。同时需加大财政支持,提高乡村教师待遇”。

    第四招,把顾客的角色换成孩子。

    5重点培养高效课堂的典型(包括教师和班级),发挥引领示范作用

    三个关键词看北京教改

    让学生在诵读中实现价值观的“知行合一”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博士田志磊介绍,很多省的一些县级高中几乎很多年出不了一个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这些高中会花钱“买”一些比较好的“苗子”(一些高分复读生或初中升高中的高分考生),每个月给这些“苗子”发奖学金或生活补助。

    教师拟将在学区、集团内统筹安排

    重庆市云阳县农坝镇大塘村小,距县城80多公里,只有两个班28名学生,肖学兴、吴远慧夫妇俩一直在这里坚守。夫妻俩每人的工资条都是一段历史:从40年前的每月不到10元,到20元、30元、上百元的缓慢增长。实施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后,夫妻俩每月能拿到1000元的乡村教师生活补助。“现在,卡上每月有5600多元,待遇比城里还好!”肖学兴说。

    引导高校毕业生去西部、去基层一直是官方导向。无论是公务员招考需要基层工作经历还是免费师范生、基层选调生、大学生村官等政策均出于为基层留人才的考虑。中国人民大学今年对赴西部、基层就业的毕业生予以奖励,奖励总额达104.2万元,共有676人到基层和西部就业,比往年有较大提高。

    昆曲是古典的艺术形式,现在人们生活节奏这么快,昆曲的节奏那么慢,学生会喜欢它吗?《牡丹亭》在北大演出受到学生欢迎的事实,令叶朗振奋:在快节奏的时代,大学生依然喜欢慢节奏的艺术。要宣传美的东西,因为美的东西能够引导青少年去热爱人生,激发他们的责任感、感恩心。

    读了秦春华老师关于孩子阅读“四大名著”是否合适的见解,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场景:一个是十岁的我趴在沙发上读《西游记》,读到描写猪八戒的文字时,笑出了口水滴在书页上;另一个是我十三岁时,妈妈翻看着《红楼梦》问爸爸:“这么风花雪月的文字,让咱儿子看好吗?”

    他(或她)给讲一首诗的时候,自己就先摇头摆尾欣赏得不得了,甚至于自己就感动得都要落泪的地步,你就跟着她一块欣赏,一块儿感动。而不是为了将来要准备考试,我必须要怎么样。所以我就觉得有人说“五四”以后文化断裂,我觉得至少在我身上我自己感觉到是没有断裂的。

    当前,人民群众对教育公平、考试招生公平的关注重点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平的关注重点转向“优质教育机会公平”,人民群众“上好学”的需求已经超越“有学上”的朴素愿望。公平的关注焦点转向“程序和规则公平”。学校招生的标准、程序、结果是否公平,能否保证不同地域、不同家庭背景的学生享受同等机会,已成为公众判断公平的依据。公平的关注范围扩展到“选择的权利公平”。群众要求有选择课程、选择考试、选择学校的更大自主权,要求考试招生录取过程更具灵活性,在双向选择中寻求公平。 

  “父亲其实也不知道我的将来会如何,只是一再跟我说,胸中有才了,才会不错过机遇,才能成就大事。” 1989年,南京大学破格聘请许结为教师。儿子能接过父亲的教鞭,最高兴的,是父亲。 “父亲弥留时,对家人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我要上课了’。”父亲对于许结不只是父亲,还是人生的导师与学问的领路人。中国“诗书传家”的传统在这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里,得到具体形象的体现。温馨的回忆却夹杂着尖利的社会背景,让人慨叹中国知识分子实在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知识分子。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承载着民族精神的精华。我以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智慧。

    尽管不少考生吃了补品也没有什么直接改善,但很多家长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选购,觉得吃了总比不吃好。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女儿的记忆力没有明显提高,每天也依然很疲劳,但是如果不给女儿吃补品,自己心里总是不踏实,“不能让孩子输在‘补品’上!”膳食建议注意考生维生素的补充即可

    我稍微用一点时间以《缭绫》为例,这是我特别欣赏的《新乐府》诗之一。

    以下三位不同领域的名家对教育的本质有着惊人一致的认知,也许,这就是教育的答案和目的。

    今年“春晚”的前面有个短片《“春晚”是什么》,片中各界人士围绕这个话题各抒己见,最后屏幕文字显示:“春晚是想你的365天”。民间确实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说法,但这个“年”是公历年,与“春晚”没有关系。“除夕”“春晚”是农历年的特定日期。农历是中国传统历法,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农历分平年和闰年。平年十二个月;闰年多一个月,共十三个月。月分为大月和小月, 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平年全年354~355天,闰年全年383~384天。无论何时,“春晚”与“春晚”之间,都不可能是“365天”!今年是马年,有个闰九月,到明年羊年的春晚是384天。《“春晚”是什么》短片显然把公历年和农历年弄混了。

    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考生,录取时将在考生统考成绩总分的基础上加分投档(同一考生如符合多项加分投档条件时,只可享受其中最高分值一项),由高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

    大刀向老师头上砍来

    我在大学教书至今26年,见过的学生也算不少,其中两个故事让我难以忘记。

    学校如何保护教师的安全?教师能不能处罚学生?如何保证教师的正当惩戒权?时至今日,这些问题的答案依旧模糊不清。尽管2009年教育部颁发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规定班主任“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但何谓“适当”,条文中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从此没有了“同桌的你”

    一些不合格人员长期占据着教师岗位,无法腾出编制补充新教师。有数据显示,全国约有10%的县,连续3年无法补充新教师。“只进不出”,导致一些地方教师队伍僵化,教育缺少活力;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影响广大教师的积极性,给学校管理带来很大难度,也引起了学生和家长的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路甬祥等曾多次在两会上提出,建立健全教师补充退出机制,大力提升教师队伍素质。中小学教师定期注册制度实施,这个老问题可望有所改观。

    往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教会他们能从农村进城打工,能看懂招工启事,能养活自己、娶妻生子。但是,养活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该怎么做人,怎么思考,教育在这方面教的不多。往不好了说,义务教育是把“人”当成国家强盛的工具来培养,识字之后能看懂简单的宣传标语,能进出“精神洗浴房”,只要能“做牛做马也爱国”、能“为政府出力”就好,至于究竟什么是“人”,“人”的尊严是什么,怎么对待“生命”,这个问题,教得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