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江苏高考状元

2019年04月21日 13:39

字号 :T|T

    例如:

    杜甫——位卑未敢忘忧国

    1991年获话剧“金狮奖”,《李白》获文化表演奖、上海市白玉兰奖。

    “语言文字应用”和“文化论著研读”两个系列,不能仅从课程名称理解其所包含的课程内容。仔细研究课标的相关目标,我们会发现,“语言文字应用”系列是指对语言文字方面论著和法规的研读、对语言文字问题的研讨,以及语言文字在学习和生活中的实际应用:“文化论著研读”系列既包括对中外文化名著文本的研读,也包括对有关文化专题的研讨、对文化交流活动的实际参与等。简而言之,这两个系列的选修课分别包容了理论研讨和实践能力两方面,教学中教师应该尽可能为学生创造理论与实际相互联系的各种条件。至于“诗歌与散文”“小说与戏剧”“新闻与传记”三个系列的课程,除了重点进行阅读鉴赏能力的培养外,也包括尝试进行文学创作和相关文体写作的要求,在教学中对这两方面应予兼顾,促进“读”和“写”的互动和转换.对此,课标关于选修课系列的“教学建议”提出了一些实践活动的途径和方法,教师可以有选择地借鉴,也可以因地制宜,利用本校本地的教学资源,自己创造一些行之有效的途径和方法。

    2,说教学重,难点

    人生的路千万条,但凡我们每一个人在三十岁以前有四步路是必走之路:第一步是求学(6岁—22岁),第二步是求职(20—24),第三步是求爱(24岁左右),第四步是成家(30岁以前)。这四步路具有内在的逻辑性,先后顺序不能变。求学是为了更好地谋求一份职业,有了好的职业,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物质条件,才有资格去求爱,有了心心相印的两个人才可能成其家。有一句歌词这样唱道:“爱就一个字,不要轻易说出口。”我们看看这“爱”字的结构(出示展板“爱”),它是一个会意字,上面是一个“爪”,义为手,“?”形如房子,义为家,中间是一颗心,下面是两个人。这个字隐含的意思是:两个心心相印的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共建一个和谐温暖的家园,这才是爱的真正含义。显然,我们的同学们还不具备这种能力去“爱”,也没有这样的资本去“爱”,因为真空中养不活爱情,就像温室里培育不出花朵一样,即使有那些固执的人,拿父母的血汗钱来呵护自己所谓的爱情,我敢说,这样的情感一经风浪,马上灰飞烟灭,一见阳光,马上脱水枯萎。可能有人在下面嘀咕:你也太势利,太古董,太不浪漫了。作为过来人,我要慎重提醒大家:再美丽的爱情脱离了必需的物质基础,也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儿。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在新的一年,让我们站在新的起点,新的层次,以新的姿态,展示新的风貌,创造新的成绩,愿我们所有的同学再上一个新的台阶,愿我们309班走向新的辉煌!

    5.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2、家长本身要有一定的科学文化知识储备,对事业要有追求,对生活充满信心,有可能的话,家长最好能够具有某一方面的特长,这样对教育有利。当然,如果家长文化水平不高也不要紧,重要的是自己要尊重知识,并为子女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

    不要总在灰尘里卧躺

    我以为,面对《台阶》这一类的小说,我们——也许比农民生活得稍微多点儿尊严的人,应该有“俯下身去”读的意识。但这“俯”,绝不仅仅只是悲悯。只有真正的爱和深刻的理解,才会读懂《台阶》的主人公,才不会在有意无意之中犯居高临下的错误。究其根本,这其实涉及到阅读观的问题——你到底是平民的阅读观,还是“精英”的阅读观?唯其如此,《台阶》们的文学价值、美学价值、思想价值才有避免被扭曲的可能。

   消除学生对高三学习生活的妖魔化想象和评价,让他们用一颗平常心去面对高考,对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

    ABC :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看到这封信,也许你会感到惊奇与疑惑:校长竟然给我写信,校长为什么要给我写信呢?其实不少同学都曾经收到我写的信,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真诚地希望你不要把我当作校长,而是当成朋友,在学习紧张之余,朋友间随便聊聊,说说话,谈谈心,未尝不可吧?:)本来也是想找你们面对面交流的,但我知道,一个人在另一个自己还不了解的人面前,是很难敞开心扉的,倒不如写信来的亲切与贴心。

    参考题目:(1)寻找春的足迹(2)我爱春天(3)春天的故事

    可能有学生会反问我:既然你承认我们男女同学之间的感情是美好的,这样甜蜜的东西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品尝,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老师会温柔地扼杀我们的爱情?这关系到我们讨论的第二个问题:到底什么时候恋爱才合适?先撇开这个话题,我给同学们讲一个经典的故事。

    还有你马力同学,你还是一上课就瞌睡、被老师发现后还一脸无辜的样子吗?高三复习那么紧张,你居然还有闲心看闲书!这件事你瞒得过班主任,却瞒不过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次晚自修你是不是在下面偷看金克木先生翻译的《简明天文学史》?

    如果在这三方面家长能适当关系指导。那您的孩子在充分休息的时间里也能学到书本学不到的知识,将受益匪浅。

    首先,家长要和孩子一起建立合理的期望目标。 如果做父母的心情过于迫切,忽略了对孩子做恰当的评估,只希望孩子考分越高越好,而孩子对自己的能力却不够自信或者把考试的结果看得过于严重,内心的焦虑 与害怕失败的恐慌就会变得十分强烈,很容易产生考试的过度焦虑,不利于正常水平的发挥。此时家长可以根据孩子过去的学业水平,以及一模二模测试的成绩,对 孩子的考试结果做出大致的合理估计。还要给孩子以暗示:考试分数并非评估人之成功与否的标准;只要她尽心尽力,能够维持正常水平,考试不出大的意外,就是 值得庆幸的事情,父母也就会心满意足了。孩子对父母期望的目标有了足够的把握,就可能消除压力的阴影,尽力发挥。

    第四,乱用关联词语。好多同学在作文当中喜欢使用关联词语,以致养成的习惯是该用的时候用,不该用的时候也用。明明表达没有因果关系的一句话,却偏偏要多用一个“因为”“所以”,造成不必要的累赘和歧义。我们语文老师在以后的作文教学中一定要让学生努力形成严谨规范,通顺流畅的语言表达习惯,切忌自己画蛇添足,增加不必要的成分。

    南风效应

    三、 要善于发现每一个同学的闪光点。

    最后,作品的完成需要修饰。电影需要对白的修饰、情感的修饰、背景的修饰、音乐的修饰等,毕竟电影需要考虑市场因素,需要通过视觉听觉的强烈刺激来吸引观众,就像作文一样,辞藻丰富,妙语连珠同样可以打出高分。

    总之,人的心理素质,会对人的一生起重大作用,家长在教育子女时,切莫轻视了良好的心理素质的培养。

    字形部分 1、用压缩法记忆,如精兵简政 山清水秀 娇生惯养 2、用偏旁相同法记忆,如张弛 陷阱荟萃 精粹 璀璨 3、用音同形近法记忆如痉挛 孪生 沧桑 苍天 明火执仗 手杖4、用比较法记忆如一共有三把“剑”,两支“箭”——剑拔弩张 口蜜腹剑 刻舟求剑 箭在弦上 明枪暗箭;如一共有五只“麻雀”,两只“喜鹊”——门可罗雀 欢呼雀跃 为丛驱雀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鸦雀无声 鸠占鹊巢 声名鹊起。5、了解词语背后的故事,了解词语含义。如“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中“蹊”在典故中是“小路”的意思。“平心而论”释为平心静气客观公正地评论,故不能误写成“凭心而论”;“唉声叹气”释为因苦闷忧伤而发出叹息,“唉”为叹息声,故不能误写成“哀声叹气”

    ——精心设计问题 。爱因斯坦曾说:“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日本著名教学家斋藤喜博甚至认为,教师的提问是“教学的生命”。可见,“问”是何等的重要。但老师的提问是一门艺术,问题提得好,学生就想说、会说,也就达到了运用中理解的目的。因此,在课堂教学中应提好问题:首先问题要新颖,所谓“新颖”,就是要教师善于从新的角度进行提问,提出的问题要有新意,出乎学生意料,能促使学生带着浓厚的兴趣去寻求答案。比如我常预先设计或在教学中随机捕捉一些争议性和挑战性的问题,让他们辨个明,争个透。其次,问题要灵活。教师提出的问题要能给学生以自由发挥的余地,能促使学生围绕老师的问题多角度、多渠道、多层次地去解答。再次,设计的问题要有启发性。结合教学的重点难点,即指导学生“说什么”,又引导学生主动探索,积极思维,明确“怎么说”。 第四,要充分引导学生质疑。学生恰如其分的质疑,是开放教学、取得良好效益的最有效途径。

    二、轻敲响鼓

    2.在休假期间好好休息2.学到很多无法学到的知识在学校

    一提到高三,很多人就会联想到痛苦的炼狱生活:成堆的卷子、频繁的考试、长明的台灯和无尽的复习。其实高三并不一定是痛苦的,相反,我觉得高三也可以很快乐,你说呢?

    二十九、减负计——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

    29、即使不是工作需要,也应定期与领导、同事进行沟通、交流。

    1. 课前五分钟语文活动。在每节语文课的开始。中考前讲“我最喜欢的一

    (2)具有对科学的求知欲,乐于探索自然现象和日常生活中的物理学道理,勇于探究日常用品或新器件中的物理学原理,有将科学技术应用于日常生活、社会实践的意识。乐于参与观察、实验、制作、调查等科学实践活动。

    不过,也有学生家长认为,孩子的阅读不能强制,强迫孩子看他们不喜欢的书,也不见得有效果。存在就是合理的,既然孩子喜欢,偶尔看看也是没关系,说不定还可以培养孩子的推理思维。只不过,要多加引导,不要看得走火入魔就可以。毕竟,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只要把握好自己,不把鬼怪阅读当学习重点,就无所谓了。

    27)、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1.遗传及身体状况的原因。从遗传学来看,体质类型有胆汁质、多血质、黏液质和抑郁质,前两种神经类型属于强型,后两种神经类型属于弱型。神经类型属于弱型的人,性格比较内向,对环境刺激比较敏感,考试焦虑水平也较高。而身体素质差、健康状况不良的考生,因为精力不够,又处于人体生物规律的低潮期,所以也容易产生较高的焦虑反应。

    别人的赞美算得了什么,谁没有过好成绩的时候,别人的鄙视又算得了什么,谁没有缺点?

    假如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我相信,在命运这张偌大的舞台上,我会用一颗快乐的心,舞尽繁华。

    31st thirty-first

    4、进入办公室应主动整理卫生,即使有专职清洁工,自己的办公桌也要自己清理。这一切都应在上班时间正式开始前完成。

    在奥运会上,某一著名跳高运动员在比赛前十分紧张,但当他看到他的强劲对手试跳失败后,如释重负:“我完全放松了,一点儿也不紧张了。”然而比赛结果大失所望,他竟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实力不如他的对手。由此可见,焦虑不能一概否定。适度的焦虑或紧张是“兴奋剂”,能使我们注意力高度集中,大脑运转加快,躯体作出一系列调整以应付当前事态,发挥出最佳水平。反之,若是完全放松,毫不紧张,抱无所谓的态度,像那位著名的跳高运动员那样,也不能取得好的成绩。所以,没有焦虑不行,过度焦虑也不行。过度焦虑会分散和阻碍注意过程,从而干扰和破坏思维的效果。过度焦虑还会引起身心反应,如头晕、手发抖、心发慌、腹泻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7.著述等身

    大量的实践证明,“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教师的诚意和爱心产生一种磁场,吸引感染着学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真诚的情感,热切的期望,甘当人梯,甘做春泥,当他们遇到困难时,伸出援助之手,当他们受到伤害时,用真情抚慰他们受伤扭曲的心灵,当他们有所进步时赞许鼓励他们。总之,让他们真正意识到老师时时刻刻在关心他们、爱护他们、理解他们。将心比心、以心换心,让学生愉快展示拥有自己的一片蓝天。

    担任教师这一工作,屈指算来已二十多年。虽然在刚开始担任教师这一工作时,教育法上指明“全社会应尊重老师”,但社会上并没有尊师重教的风气。但我还是因为拥有这份工作而感到光荣,因为认为会有一个个天真无邪的孩子,通过我们老师的努力,从无知到有知,从不懂做人的道理到懂得做人的道理,从而成为社会有用的人才。对社会作出了较大贡献。

    11.到了考试那天,我就不安起来;

    预算。我们成年人当中的很多人都害怕这个工作,因为它而遭受许多麻烦,这是因为我们缺乏做细致的预算的理解和技能。教会孩子简单的预算技能,这样一来,在他们长大以后做预算的话就没问题了。你可以等他们到了十多岁的时候再教他们——这也是个好事,因为这会告诉他们为什么学习数学是必要的。

    以上这些方法仅仅是语文学习、阅读的常用方法,远没有包括全部的学习方法。特别是朗读、背诵、摘要、笔记等重要方法都未列入。然而这些却又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应当在语文学习中全面、正确地运用,以求得自身的主动发展。

    濮存昕说,作为一名演员,作为一名在北大荒生活了7年的老知青,为自己当年插队的农场免费拍一则广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非常自然地就这么做了,如果你要让我谈什么感想,我没有,我也不是有多高的境界,也没有成天想着要报答农场什么的。但是他们一提这个想法,我马上就答应了,我是一名演员,既然我能通过自己的方式为农场做些什么,我为什么不做呢?也可能有人觉得濮存昕你怎么能做豆瓣酱广告呢?不怕掉价吗?我就不怕掉价,也没啥价可掉。”

    128、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有一个故事说,能够到达金字塔顶端的只有两种动物,一是雄鹰,靠自己的天赋和翅膀飞了上去。我们这儿有很多雄鹰式的人物,很多同学学习不需要太努力就能达到高峰。很多同学后来可能很轻松地就能在北大毕业以后进入哈佛、耶鲁、牛津、剑桥这样的名牌大学继续深造。有很多同学身上充满了天赋,不需要学习就有这样的才能,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我的班长王强,他的模仿能力就是超群的,到任何一个地方,听任何一句话,听一遍模仿出来的绝对不会两样。所以他在北大广播站当播音员当了整整四年。我每天听着他的声音,心头咬牙切齿充满仇恨。(笑声)所以,有天赋的人就像雄鹰。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有另外一种动物,也到了金字塔的顶端。那就是蜗牛。蜗牛肯定只能是爬上去。从低下爬到上面可能要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年、两年。在金字塔顶端,人们确实找到了蜗牛的痕迹。我相信蜗牛绝对不会一帆风顺地爬上去,一定会掉下来、再爬、掉下来、再爬。但是,同学们所要知道的是,蜗牛只要爬到金字塔顶端,它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它收获的成就,跟雄鹰是一模一样的。(掌声)所以,也许我们在座的同学有的是雄鹰,有的是蜗牛。我在北大的时候,包括到今天为止,我一直认为我是一只蜗牛。但是我一直在爬,也许还没有爬到金字塔的顶端。但是只要你在爬,就足以给自己留下令生命感动的日子。(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