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学而无友

2019年05月05日 17:08

字号 :T|T

    5、全班同学进行手抄报评比。

    引导学生描述:春天的江潮水势浩大,与大海连成一片。一轮明月好像与潮水一起涌现。月光照耀着春江,随着波浪闪耀千万里,什么地方的春江没有明亮的月光。

    5、管理好教师的业务进修和继续教育工作,提高教师的文化科学知识水平和教学业务能力。

    在我进行“生活语文”探索的时候,出现了关于语文属性的“工具”与“人文”之争。我从来都不擅长理论思维,因此我实在没有能力从学术上就这个争论发出富有高度和深度的声音。但是,我对此也有自己朴素的理解。当时,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表达过我对“工具性”的理解――

    目标不是口头说说的动人话语,它需要用行动去证明,需要用行动去实现。从现在就开始行动,不把今天的事情留给明天,因为明天是失败者找借口的日子。从现在就开始行动。如果我们迟疑,成功就会投入别人的怀抱,永远弃我们而去。哈佛图书馆有这样一句名言:从现在开始永远都不晚。

    四、链接回顾,拓展思路。

    老师的严格要求、苦心教育、父母的絮絮叨叨孩子有时虽有抵触情绪,但也都能理解。我煞费苦心地安排了这么一节课后,学生的抵触情绪、纪律涣散的现象明显好转。课上也精神了很多,真心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在中考时取得好成绩。

    恐怕,这个也是我写这篇感想的大功德了。

    三、析──结合场景,辨析朗读技巧。

    课后,听课老师在评课时问我是不是有意这样设计的,更多的老师是为这样设计赞不绝口。不仅有效地训练了语言基础知识,让孩子深刻地体会到“和”与“与”的区别,还很好地导入到课文内容,激发起学生的读书欲、思考欲。我却没有点明个中原由,暗自庆幸,没有因此而“出丑”,也为自己当时的机敏而窃喜。

    (1)深入研究教材教法,新课标要求以学生为中心,学生是主体,设计让学生主动学习的教法。

    让自信在脸上荡漾,

    我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更知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但我相信,只要我坚持“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我一定会让自己所带班的语文成绩有所进步。

  《伤仲永》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的一篇传世名作,它以极其精炼的文字,为我们展示一个旷世奇才的陨落之路,字里行流露出深深的哀伤。那么,是哪些原因导致了方仲永“泯然众人矣”呢?

    生:还要画小路。

    打分,分甲乙等级,或者是评语――在作文批改实际中,老师大都采用这些批改方式。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对学生的作文眉批,总批。

    二、邑人的追捧。

     注重梳课堂理。课堂小结欠缺,这不能说不是课堂上的瑕疵。一方面课堂结构不完整、不严谨,另一方面孩子们的学习也显得支离破碎,难以加深印象,关键处缺失重锤猛打。

    总之,农村初中学生的语文朗读基础和朗读条件跟城市学生相比从客观上说虽然有差距,但是农村学生也有自己独特的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这是城市学生所不具有的没有被污染的天然资源。每个教师只有学会挖掘、保护并利用好农村学生的这种资源,因地制宜为每个学生的语文朗读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指导,而不是简单的用“是”和“否”来评价农村学生语文朗读的“成”与“败”,只有用朗朗的书声去唤醒他们的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那么农村学生语文朗读之树也会开出春之花、结出秋之果。

    四、努力提高自己当班主任的教育艺术。班主任作为班级的管理者,工作的好坏,直接决定着教育结果的成败。多年的带班经验,使我深知,做事情光凭自己的一腔热情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从每天的繁琐劳累中跳出来,多一点时间研究育人艺术,当我们不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而是把每一次的案例当成我们的研究课题,当我们以一种研究与探索的态度去处理问题,也许我们的心态会大不一样,我们的教育艺术也会不断地提升,教育效果也会让我们充分的享受班主任工作的乐趣。

    我班根据专业特色,结合本班学生学业成果设计出“班级建树”、兴趣小组成果展示(美工组、书法组、文学组、音乐组、舞蹈组)、图书角、通告区、清洁区等充满活泼、趣味的区域。

    叶圣陶老先生说过“改与作关系密切,改的优先权应属于作者本人,所以教学应着重培养学生的自改能力。”叶老的话道出了批改作文的真谛。为此,有识之士纷纷改弦易辙,寻求作文评改的新途径。以小组合作探究为基础的互评式作文评改近年来颇受广大语文教师的欢迎。

    教课文?教语文?

    课堂上,我极力的做到,在尊重孩子们对人生成长经历的独特体验的基础之上,帮助他们走出封闭的个人世界,调整好心态,并充分利用身边的课程资源,在实践活动中感悟人生,感受、学习和运用语文,努力培养学生正确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

    古人云:“诗堪入画乃称妙。”这就告诉我们,好诗应该有鲜明的形象性,就像一幅好画一样。我们认为:诗是画的升华,画是诗的形象;画是诗的形式,诗是画的内涵。诗画一体,画诗合一。正是基于这一前提,在朗读的前提下,通过教师对精彩句子的点拨等,学生对诗有了一定的了解,进而展开了联想、想象,感受到了诗的意境,接着教师就要指导学生对诗的形象进行绘画式的展现,以感受诗的形象美。如学习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就可让学生根据诗句绘出画面。当然,这种绘画和美术课上要求的绘画有着很大的区别。美术课上的绘画有素描、色彩等具体要求,每种画法都有一定的规则。为诗作画应给学生较大的自由空间,一般来说,只要学生能用铅笔、圆珠笔或钢笔等,通过粗略线条简便快捷地将诗的意象勾画出来即可。相对朗读而言,它是理解诗意、感受意象的另一种较为有效的方法。因为学生绘画时,必然会进一步理解诗意,进一步想象意境,要考虑如何用线条将诗的形象表现出来。他们会积极思考,主动学习,从而使主体作用得到充分发挥。绘画是多数学生乐于接受的学习方式,在古诗枯燥的学习中注入绘画的元素,不仅能使学生更好地提高学习兴趣、掌握诗意,更能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实践能力。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 如何提高历史复习课堂的有效性和趣味性。

    第二步:交流整合优秀教案,以抓阄的方式选定授课教师。

    其方法是:

    亿万人凌云的志向冉冉升腾

    (三) 

    (2)要多了解孩子

    (二)古诗词鉴赏

    二、读一读:整体感知

    写课例分析。“教改大课堂”的另一项成果是写“课例分析”。每次公开课后,上课老师都要对这堂课进行反思,及时写成“课例分析”。课例分析有规范的格式,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对教学内容的反思,对教学过程的反思,对教学效果的反思。后边要附上修改前的教案和专家点评后修改的教案做对比,并附录两棵“树”——“单元知识树”和“本课知识树”。

    3、办公室

    语文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当你听到一首动人心魄的歌时,沉浸于歌词所描绘的幽然意境,流连忘返,这是语文;当你看到一幅雄浑俊雅的书画后,立即被其所吸引,于是你搜肠刮肚,想尽华美词藻来赞美它,这是语文;当你发表演讲、主持会议,甚至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别忘了,这也是语文。既然生活中处处都有语文,那么她在我们生活中有什么重要的作用呢?

    (1)要求学生把所复习的古诗文总结归纳在一个本上,以备随时复习和第三轮中考冲刺之用。

    在阅读教学中,教师要借助多种手段,创设一种艺术情境和情感气氛,让学生置身其中,受到感染,促使学生实现良好的情感体验。

    三、自由写读,积淀升华情感

    一、情况分析:

    (2)活动与写作相结合,培养学生的说话能力、写作能力,训练积极地思维能力。

    一、作好充足的准备工作

   语文教学美不胜收,因为它的知识宽泛,内容博大精深。经过几年的教学历练,对于语文的基本知识和教学方法都基本掌握。所以,今年教学生时,有了很多的巧思,给学生的语文学习带来了欢乐和效率。付出总有回报,在一个个巧思中,加强了师生关系,激发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也提高了学生的语文成绩。

    ①两狼之并驱如故。 ②其一犬坐于前。

    传统的作文模式都是“学生写——老师改”,在互评模式中变成了“学生写——学生改”,由于大多数学生从来没有修改自己作文的习惯,也不懂得如何修改,评改作文似乎成了老师的专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教师不能很好的激发学生的兴趣,很容易被学生误以为是老师在偷懒,一旦学生有了这种意识,互评就很难谈得上质量。

    中国的微笑

    她,为了帮学生解压,曾包车带他们旅游,还时不时的为学生买来水果。

    开放式作文训练,要开辟课堂以外战场,使写作生活化。写作不单是一种技能,它要融入生活,表现生活,创造生活,中学生是为了生活学语文,而不是为学语文而生活。写作生活化是突出训练主体地位的一种重要途径。写作离不开生活,可以说,培育生命、培养健康人格是写作活动所追求的一种理想境界。读写是人的一种精神需求,应成为人生命的一部分,应成为生活中一种不可或缺的良性习惯。做人与作文结合,提高综合素养,培养健全人格,是写作教学的核心目标。这一目标的实现,靠的是强化主体意识,开放训练,写作生活化。

    佛家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班主任工作让我离理想的王国越来越近。“三迟杏坛写春秋,一根粉笔画古今”。有一天我会实现做一名“胸中学生,目中学生”的教师的梦。

    首先从平面布局上看,紫禁城是封建帝王执政和生活之地,《故宫博物院》必须显示“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史记?高祖本纪》)的特色;龙亨古寺是信教徒朝佛的圣地,必须表示佛的至高无上性,因此这两个建筑群都是宫殿式建筑,建在南北中轴线上,讲究对称。《苏州园林》是供人们观光游览的,“设计者和匠师们一致追求的是:务必使游览者无论站在哪个点上,眼前总是一幅完美的图画”。它绝不讲究对称,没有修剪得像宝塔那样的松柏,没有阅兵式似的道旁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