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干部班级工作总结

2019年04月25日 13:30

字号 :T|T

    当2002年我所在的地方刮起课改的东风时,的确很有跃跃欲试的冲动。虽然,我不是这个职业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我也不曾全面研究过古今中外的教育典籍,仅凭我想干好这份事业的朴素理想,当初次接触到课改的理念时,我真的有过豁然开朗的刹那:教育就是要始终关注学生,教学就是要以学生为主体。这不就是我苦苦探寻的教育的理想境界吗?

    “学会思考”,说起来非常容易,但是你知道那些源于思考的重要发现吗?

    第一、见义勇为主要包括同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和抢险救灾两类行为,由此看来它的形成是有条件的。有条件就意味着机会的不均等,也就是说并非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遇到这种机会。机会不均等是否会有碍公平?

    之所以说这是“系统性综合性最强的一次改革”,是因为这次改革纵向上涵盖了义务教育到继续教育,横向上考虑了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的衔接与沟通,为构建人才成长的“立交桥”创造了条件,使考试招生从过去的偏重选拔淘汰向促进人人成才转变,不是单方面推进,而是系统性、综合性地推进。

    第二篇

    首先,这种人造工程限制了学校间的平等竞争,大学头上所戴帽子的不同,直接影响甚至是决定了大学的基础发展资源实力。拥有211和985工程帽子的大学,得到了来自包括教育部在内的国家部委的大力财政投入和政策资源支持,拥有相对丰富的科研资源(包括国家层面的项目和课题),学校的整体发展条件和基础较好,发展空间较大。有统计数据表明,2009——2013年,211、985高校拿走了7成的政府科研经费。而那些没有985、211工程帽子的普通大学,由于不在工程项目之中,成了没娘疼的孩子,非但获得的国家财政投入十分有限,政策资源支持力度更是捉襟见肘,尤其是一些中西部地区的地方院校,只能依靠当地政府微薄的财力投入来维持大学的日常运转,大学的发展举步维艰,缺乏强大的动力源支持。时间一长,大学的帽子造成的资源分配不均愈发严重,由此造成了大学的两级化发展格局——985、211工程大学一花齐放,普通大学万马齐喑。实际上,这种人造工程的实施还养了一批懒汉,不少985、211大学躺在211名号下呼呼睡了大觉,严重缺乏进取、竞争和创新,以逸待劳久了,只能离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远。

    胡清汝

    今天的世界已经高度一体化了。为了让我们的后代有机会在国际竞争中更能胜出,一方面必须改变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把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重点放在“做人”的通识与思辨训练上,另一方面要走出儒家名分等级秩序的文化制约,不能再把“顺从听话”机器人作为我们的楷模。

    最美乡村教师支教团体

    浙江工业大学校长张立彬表示,高中更加重视学生的选择培养,学生的选择比较清晰,这样对大学进行招收培养,无疑创作了比较好的条件。

    报道一:《中国教育报》文章《为什么男生都不愿意当中小学老师了?》

    但是,四九年以后,我们的国家实际上走的是一条功利主义的道路。

    不同点——第一则:因为表演的需要,可以改动台词。

    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进程当中,出现了两个新的边缘化群体,一个是留守儿童,一个是流动儿童。留守儿童数量在6000多万,流动儿童在2000万左右。相对而言,留守儿童的问题更为严峻,因为他们丧失了基本的教育前提,即亲子分离,没有监护人。农村的教育短板到底有多短,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因为在中国,教育公平还是比较敏感的话题。

    从古至今,人们都有一份向学向美向善的情怀。置身知识经济时代,全社会更应加倍呵护这份宝贵情怀,让其释放出促进时代发展的正能量。多一些静气,少一些焦虑,让学习回归精神家园,让教育回到人性本真,转型期的中国,定会有朝气蓬勃的生命,定会有不断出彩的人生。

    在提高学科考试分值后,引发社会重视母语学习的新的环境里,我们的语文老师无疑需要破解目前这个语文学习高耗而低效的困局。每一节课,每一篇课文的认知,都应该是有效的;在做题和做题之外,寻找思维发展的途径与方法,让语文学习可教,教而有效。这自然需要引导语文教学研究走科学化道路。以语感为学习增值途径,也许适应在私塾、书院语文环境里,精英学习,不计时间消耗的学习,可是在大众普及性教育,在工业化社会更为重视效率的环境条件下,语文学习的增值势必需要引发足够重视。也即是在语感之外,更要研究语理,找到语言发展的规律,同时适应规律来组织有效的语文教学。

    现代以来,社会一直在强调师生关系应该是平等的,学生的行为和思想不应被禁锢,应是自由的,但实际上却忽略了应该允许“枷锁”的合理存在。作为一个社会人,就应该有敬畏的心理,在相应的社会生活中有敬重和畏惧的对象。学生敬畏老师、孩子敬畏父母、司机敬畏交警、员工敬畏公司制度、社会人敬畏法律……每个社会人担任不同的社会角色时,所敬畏的对象就是“枷锁”合理的存在。 

    严峻的现实亟待改变,水上安全教育刻不容缓。尽管多地都有诸如“严禁下河游泳”之类规定,也积极采取改善水域安全设施等措施,尽管家长多次告诫孩子远离危险水域,再三嘱咐注意安全,但规定禁令仍然治标不治本,家长告诫总是入耳不入心,流于表面的一般提醒未能阻止溺亡悲剧的发生。究其原因,外力规范虽然有其重要作用,但无法从根本上树立起未成年人的安全意识。可以说,未成年人自身安全防范意识的缺失,才是溺亡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因此,比加强监管更重要的,是增强孩子们对生命的敬畏,是提高他们在水域的安全避险能力,而这一切,首先要求学校抓起水上安全知识教育。

    有的时候我总在想,我们的学生学了那么多数理化知识,为什么总觉得缺少科学精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我们的知识来自于间接经验,而不是直接经验。

    一提起农村教育,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就有些激动。2015年两会期间,马敏向记者展示给全校新生上入学第一课的幻灯片上讲述的一个毕业生基层从教的心路历程:

  农村学校的“被自然消亡”终将停下脚步,而且有了新的希望。2013年12月最后一天,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三部门发布《关于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意见》。意见指出,这一举措要覆盖贫困地区,聚焦薄弱学校,从困难地方做起,从薄弱环节入手,主要面向农村,立足改善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

    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核心利益”的理念转变》的报告,提出教育不仅是个人的问题,而且是人类的共同利益和财富,学习也不是个人的事。这是用人文主义精神认识教育的本质。工具主义认为,教育要为诸多方面服务,现在,教育要以人文主义为基础培养人尊重生命、尊重人类尊严、尊重和平,要对人类的持续发展负责。要做一个受学生、家长欢迎和爱戴的好教师,首先要对教育的本质有这样一个认识。

    我相信他上学的时候家长一定希望他将来能成一个IT精英,他的前期目标都实现了,上清华,读了研究生,有很好的工作了,但是他要走自己生活的道路,而不管别人怎么说、社会怎么评价。清华的高材生怎么去摊煎饼,不用顾及人家怎么说,北大的毕业生怎么就不能够卖猪肉呢?我们的价值观出问题了。

    专家能否加大作文权重?

    对于广大考生而言,透明、公正、公平像空气和水一样重要。作为旨在选拔人才的高考,关系着千千万万考生的前途命运,其公平性备受瞩目。高考加分作假首当其冲的是破坏了公平竞争的考试原则,伤害了广大考生的利益。

  范围太大无从下笔?本报下水作文瞄准“有智慧的人”

    问:推进教育现代化如何激发教育系统、广大师生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保障教师权益,让教师理直气壮教书育人,是一场需要持续开展的攻坚战。  

    大学排行榜的数据来源、指标体系、权威性,从开始就一直受到国内外高等教育内行的质疑。大学各有特色,不同的文化底蕴、办学理念,不同的治学标准,岂是薄薄一纸大学排行榜所能定高下?

    以前上大学,选个好专业便可高枕无忧。如今,很多人发现,报考了热门专业并不意味着好就业,动画、表演、旅游管理等近年来被广泛追捧的专业也被亮了“红牌”。在校生表示“压力山大”,而考生则揪心地表示是在“下赌注”。

    由于长期以来实行高下有别的投入和支持机制,使得一部分高校迎来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我国高等教育系统形成了相对固化的“差序格局”,使得不同区域的高等教育、不同大学之间的“马太效应”明显,最终导致那些位于高等教育系统顶端的部分大学少了一些被后者赶超的后顾之忧。

    蔡澄清探求“善导”之道,创立了“语文点拨法”。他认为“善导”就是“相机诱导,适时点拨”。“语文点拨法”被张定远先生评价为“一条提高语文教学效率和质量的正确途径”。

    [袁贵仁]:

    要使大学具有很浓的文化氛围、学术氛围、艺术氛围,使学生在这种氛围中热爱经典、亲近经典、学习经典,使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去阅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阅读《老子》《论语》,阅读荷马、莎士比亚,阅读李白、杜甫,阅读《红楼梦》《战争与和平》,使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欣赏米开朗琪罗、达??芬奇和石涛、八大山人等画家的原作。

    这些朋友说,他们担心子女毕业后不好找工作,会计好找工作。如果是这样,国内技校不是更好吗?而且,退一步讲,如果只是为了找工作,麦当劳不是有很多工作机会吗?

    然而 ,“大综合”的难度是不能与语、数、外相比的 , 学生达不到。 于是 ,大综合定为只要学生学了 ,就应及格 ,及格就行—— 这正是会考的要求。 因此 , 无论设计者的主观意图是什么 ,这样做的结果 ,实际上仍然是用高考代替会考。“大综合”必考 ,“ 3+ 大综合+ 1”变成了“ 4+ 1” ; 高考科目不是少 ,而是更多了 , 除 9门必修课都考以外 ,政、史、地、理、化、生中有 1门要重复考加深一次。“大综合”如不计入总分 ,则等于不考; 若计入总分 ,就进入了高考竞争的规律之中 ,及格就行—— 是不可能的 ,这势必增加考生的负担。

    今年仍有一部分考生用古文写作。“光我改到的就有十几个。”该阅卷老师说,现在阅卷看到古文已不稀奇,这些考生应该是比较喜欢古文,但基本上都没有深厚的文言文功底,用语不规范,半文半白的居多,像以往《赤兔之死》的经典之作再难遇到。碰到这种古文体,阅卷老师也就正常评分,并不因此而加分。

    那么媒体在对高考作文进行转载时,是否应该征得考生或其监护人的同意呢?如果在找不到作者的情况下媒体怎样做可以免责?对此,索来军告诉记者,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如果首次发表时征得考生同意,又没有声明限制转载,其他媒体是可以适用法定许可的规定,可以不再征得许可转载,但要按照规定向作者支付报酬;另一种情况是首发时没有经过作者授权,那么其他媒体的转载无论是否支付了报酬都构成侵权,没有免责条件。

    晚上回到宿舍,闲来无事之时,我打开教务系统,搜索到了陈老师的课程。当时记得名字好像是西方哲学智慧,一并记下了上课时间。讲台上,大名鼎鼎的陈真老师果真像传说中的那样是聪明绝顶的代表,由于大脑运转太快,熵一直处于增加状态,“绝顶”也就是顺利成章了,这是我私自忖度。当时讲到自由意志,陈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手舞足蹈”起来了,与特有的湖北普通话相结合,可以说是引人入胜,余音绕梁。关于究竟有没有自由意志的问题,陈老师举例说:“我在家里,邵老师说:‘陈真,洗碗!’这个时候我有没有不洗碗的自由意志?如果没有,那么有没有推迟三分钟再洗的自由意志?”这个时候在座的同学都乐得不行,哲学原来也可以如此好玩,我深感翘课来听陈老师的西方哲学智慧课程很值得。

  纵观今年高考各省的作文题,应当说开放度比往年更大,给了考生一个主动思维的机会,一个展示自己思想的空间,可以看出:回归本真,以人为本,是命题者的基本思想。

    重点建设存在身份固化、竞争缺失等问题事实上,关于此轮教育改革早有顶层设计。去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5次会议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

    熊丙奇: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按理,教育法律已经明文禁止的办学行为,一旦学校违反,应该依法追究责任。可是,在现实中,对于违法行为,往往问责不力。我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目前的问责机制存在问题。按照《义务教育法》,不依法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履行均衡义务教育责任者,将由上级政府教育部门或同级政府部门问责。问题是上级政府教育部门手中的执法权是否完整?由同级政府部门问责又是否能杜绝包庇等现象?当前,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尚是否定的。而各种教育违法违规行为缺乏基本的监督和责任追究机制制约,导致的结果便是——教育违法违规成本几乎为零。

    教育必须耐心。

    教育的起点是公平,落脚点也是公平。这是民众最朴素的诉求,也是教育最应秉承的旨归。这一年,如何把“蛋糕”切好、怎么把“蛋糕”做大,考量着每一个教育者的智慧。

    2日,葛剑雄也就相关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国家的义务教育是必须保证和强制执行的,国家应该规定各地义务制教育的最低标准,“比如在广东每20个学生必须配备一个合格的教师,教师中,学历、教龄都不低于一个标准,学校必须有多大的场地等具体标准都要统一并公布。”

    张佳坦言,待遇不高确实是多年以来乡村教师的痛处,此外,教学设备硬件不够、自然环境差、家长对教师尊重程度不够也是重要因素。

    而他的好朋友王兰也在武汉另外一所英语培训机构上雅思少儿班,记者联系到王兰时,她正在教室的外面被老师罚背新概念英语课文。“一句都听不懂,这些课都是学校里教师没有讲过的,回家跟妈妈讲,但她硬是要我来学,还说听不懂就多学学,这样才有效果。”下课后,王兰抱怨道。

    在育儿界,有一句被大家普遍认同的话,就是言传身教。孩子大多数时候都是和父母在一起的,父母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如毛毛细雨,悄悄地影响着孩子。

    Emma老师原来在一家很大的培训机构当老师,可是肚子里有了“小枣儿”之后她就辞职了。不过她其实很喜欢当老师,于是在生下“小枣儿”后,她又开始当起了老师,我就这样认识了她。她的讲课方式我很喜欢,我们可以自由地讨论喜欢的话题,比如《速七》放映时,我很迷主题曲《See you again》,于是那节课的开头,大家就一起听歌聊《速七》,非常开心。 Emma老师是个标准吃货,喜欢烘焙,还喜欢做菜,喜欢在微信上晒。我们上课的时候总能品尝到她做的饼干。有一天她灵机一动,为什么不开个微店呢,让更多的人吃到她做的东西,同时又能挣钱?说干就干了,她的微店还很受欢迎。最近她特别忙,因为她开发的奔跑蟹、奔跑螺、翻滚虾系列大卖,全国各地的买家都在求货。她要一大早就去菜市场,挑选食材,然后清洗、腌制,非常麻烦,做好成品之后,她还会开车送货上门。有一次我还陪她送过货呢!我问她,难道你不嫌麻烦吗?她笑眯眯地回答:是麻烦,但我喜欢做这些事情,再麻烦都不会觉得累,何况还能挣钱呢。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每当买家欣喜地晒出她做的食物,她就乐开了花!一个人能做喜欢的事情,选择想要的生活,不就是最有智慧的吗?

    那种让孩子失去自信的教育,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将所有的孩子都用一个标准去衡量,不承认孩子的个性差异,认为所有的孩子,经过刻苦训练,勤奋学习,都可以达到同一个水准。而且所学习的内容也完全一样。比如,中国古代的科举考试,那种教育,就是所有的孩子都来死记硬背《四书》、《五经》,然后都去参加科举考试,获得功名,如果记忆力好,就捷足先登,如果记忆力不好,就笨鸟先飞,总之,大家要去的地方都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有些人是一年磨一剑,有些人要十年磨一剑,总之,剑是要一样的剑。这种完全抹杀学生个性差异的做法,就好比动物世界里所有的动物,都要比赛爬树,这个时候大象就死定了,必然是自卑的,猴子自然是充满自信,但是,遇到鸟类,也会充满自卑,因为再高的树枝,鸟瞬间就可以飞上去。孩子的学习也是这样,要论背诵,有的孩子记忆力惊人,有的孩子记忆力相当差,都比背诵经书,自然记忆力差的孩子肯定是要失败的,失败之后肯定是自卑的。中国的应试教育之所以可怕,就在于这种教育要制造90%以上的失败者,几乎要制造100%的人充满自卑。黑格尔曾经批评过中国的官场是人类最没有尊严的地方。即使是贵为宰相,在皇帝面前,说打屁股就打屁股,说杀死就杀死,说满门抄斩,就满门抄斩,照说皇帝应该是充满自信的吧?其实也不是。皇帝在当皇帝之前充满危险的变数,而且在父皇面前,也是一样的胆颤心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性命不保,何来自信。即使当了皇帝,对众妃、太监、大臣,也是疑神疑鬼,一点也不自信。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下产生的教育与官场是完全一致的,都是不可能培养充满自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