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专科学校

2019年04月25日 13:26

字号 :T|T

    规范“自主招生”:在统考后进行,取消联考培训  

   高考第一天上午9时至11时30分为语文考试,据现场了解,今年山西高考作文为材料作文,字数要求在800字左右。材料大概内容如下:一位父亲在高速公路开车打电话,旁边的孩子一再提醒,父亲不要拨打电话,可是父亲不听劝阻,最终孩子选择报警。警察前来后对父亲进行批评教育,此事引起社会争议。以此为内容,写一封信800字的信。可选择给违章当事人、女儿、警察写。

    质:阅读品质的要素与关系

    于是,在不问不想的情况下,往往是根据父母自己认为“好”的标准去选择“最好”的学校和专业,等于让子女去过一种父母认为好但子女自己未必认为好的职业和生活。有时候,这实际上是迫使子女去实现父母自己没有能实现的专业梦。或者,就是一窝蜂随大流,去追求大家都认为最好的哈佛、耶鲁或者北大、清华。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哈佛耶鲁好、北大清华好”时,他们也说不上。

    根据六年前我女儿用的一本美国中学教材的一些研究估算,中国大学生的成熟度平均比美国同龄人要低3.5年左右,原因就在于儒家文化和中国父母育子方式,在该放手的时候不能放手让孩子独立。

    也许我们正在丢失中国古代教 育中最宝贵的精髓——价值观教育。对于古代中国人而言,识文断字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为了获取知识,而是为了“明明德”。在13岁以前,小孩子就把一生中必须 阅读的经典之作全部读完了,在以后的生活中,他自会随着阅历的增加和人生体验的丰富,不断把那些当初刻进脑子里的文字转化成现实生活的需要,“敬天畏 人”,知道什么事是正确的,什么事是错误的,知道“日中则昃,月盈则食”,知道“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在古代士大夫那里,学习琴棋书画是为了陶冶情操,怡情养性,追求卖弄技巧是连青楼女子都不屑于做的“末技”,所以子夏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但在当下的教育里,学生们掌握了大量的知识,能够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却丢弃了文字背后的精神和信仰;孩子们穿梭于一个又一个艺术技能训练班,却缺乏对美和艺术的基本鉴赏力。事实上,如果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不懂得做人的道理,学了那么多的知识和艺术技巧又有什么用呢?

    由于三纲五常,长辈、年龄是中国社会名分等级秩序的最重要组织维度,这种等级秩序压制个性的表达,使我们长大后本能地安静、讲话谨慎又谨慎。美国社会是另一极端,没有鲜明的基于年龄、长幼的等级秩序,大家以理服人,而非以年龄大小压人,所以,就更加促长美国人辩论能力、表达能力的发展。

    米开坦言,目前阶段,家长、学生、老师都处于有些“茫然”的状态,“现状是,三大课的关注度很高,但6个小科目也没放松,家长们因为担心、焦虑,让孩子们学得比以前更多了”。

    实施统一的学业水平考试 

    比如普及,“十三五”规划和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我们在“十三五”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就意味着国家已经明确中国的教育普及是十二年,就是说九年义务教育加三年高中阶段教育,这是明确的要求和安排。而且我相信大家已经看到,在“十三五”规划中间安排学前教育要从刚才我说到的75%达到2020年的85%。如果我们按照义务教育当年确定的标准,本世纪初我们宣布中国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当时的指标就是85%。[15:18]

    记者:教育投入实际上是资源配置问题,如何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吸引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向教育领域?

    有无数事实可以证明,乡村孩子包括留守儿童,将来可以成长为行业能手,可以成长为技术人员、工程师、科学家、教授、院士,甚至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未来的发展有着无限可能。我们国家要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必须给予这一群体足够的关注。

    落实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是《高等教育法》的要求,是高校依章办学的前提。高校自主性的缺失,主要不是高校不想自主,而是客观条件制约了高校自主发展。计划经济条件下集权管理的理念至今影响深远,加上中国高等教育的主体是政府投资举办的公办学校,所以在高校与政府的关系中,政府处于主动和强势的一面,建立符合高等教育发展规律的高校与政府的关系,关键在政府。笔者认为,目前制约高校自主办学的一个瓶颈是政府把高校作为其下属机构的习惯管理思维和管理模式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变,高等学校从属于政府部门的地位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高校独立法人的主体地位没有得到落实。

    教育自由即教育实践活动的自由与自主。就我国教育自由现状而言,情况很不理想。由于种种原因,教育在“戴着镣铐跳舞”,教育主体不论是学生、教师、家长,还是校长、教育行政官员,很多人都感到深受束缚,都感到不自由、不自主,都感到不快乐、不幸福,我国的教育自由现状亟待改善。

    放眼全球,有传承之忧的不只是汉语,世界上其他民族的语言也面临着信息时代带来的“书写危机”。据周有光先生回忆,美国上世纪40年代大学里还教授英文书法。时至今日,不少大学教授的字如同小学生写的,英文书法已趋没落。

    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对,为什么高等教育变化特别少,甚至远远不如基础教育,因为多年来的意识形态,把高等院校认为是培养接班人的阵地,对于国外介入特别敏感。我们在教育领域还没有摆脱意识形态的纠缠。如果你需要现代化的启蒙,还老是把人才培养和教育高度政治化,那它就属于前现代的状态,就是培养官员,优秀学生都积极从政、当官。全社会读书做官的价值观并没有真正得到纠正,跟我们的教育系统还没有真正进入现代化的状态有关。

    第六招,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质疑他为什么要拿我们的孩子做试验。减少作业与考试,孩子的成绩如何保证等。”参会的家长说,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交流会持续一个多小时就不欢而散。

   如果说,一年一度的高考报名只是“常规动作”,那么全国范围内的高考加分瘦身,则赋予2014年高考几许特别的意味。这一轮联动调整与系统清理,酝酿于多年加分争论,起始于2010年底的教育部文件,不仅攸关高考考生的直接利益,更有可能影响高考加分政策的未来走向。各地高考加分政策如何“变脸”,项目瘦身能否挤掉水分?本报31个省、区、市的记者日前进行了调查和统计。

    一是提高高中语文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在高校招生录取中的比重。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及时调节高中教育与大学教育之间的关系,扩大高中语文教育在高考中的地位,提高高中语文学业水平考试在高考中的比重。二是高中语文学业水平考试与语文高考应实行功能区分。确保语文高考内容的综合程度和考核的能力层级明显高于学业水平考试,使作为“常模参照”的高考和作为“标准参照”的学业水平考试真正各司其职,互为参照,为高校自主招生提供考生完整的语文学习信息,实现语文高考改革和创新。三是语文高考命题应加大文化经典的考查力度。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加大对文化经典考查力度应成为改革的大方向。

    8、简化生活。贵精不贵多。对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学会说“no”。

    他同时也提出了他评价作文题目的四个标准:是否能引起真情实感,是否适合学生发挥,是否能在短时间内引起思考和是否注重公平性,会不会产生套作现象。

    不过,最近的情形又在变化。《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日前报道了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37%的美国人同意网络高校能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虽然仍远远低于对传统高校77%的信任度,不过这个数据还在增长中,过去两年分别为33%和30%。盖洛普教育项目总监布兰登·巴斯蒂德说:“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网校能够提供高质量的学位,我们可能正处于一个人们才刚刚开始接纳网络教育学位的时间节点,转折点说来就来。”欧洲也在努力转变。欧洲大学协会正在讨论认可大学生在慕课中完成的学分,同时设法保证慕课的学习质量。爱丁堡大学提供了有监考的考试中心,而拥有来自世界33所顶级名校课程资源的可汗学院,则为平台上5门课程开设有实况监督的在线考试,通过这五门课程的学生将获得由美国教育委员会授予的学分。

    1课堂四个“五”是高效课堂的原则

    在全国性阅读立法稳步推进的同时,地方性的阅读立法工作已经大步前进。2015年1月1日,我国首部地方全民阅读法规《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开始在江苏省正式实施。3月1日,《湖北省全民阅读促进办法》正式实施。上海、福建、深圳等省市的全民阅读立法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3月是申请关键期

    第二个故事更具戏剧性。这回是国内顶尖大学的经济史博士生,到耶鲁来访问一年。我原以为他对经济史这么投入,正好也可以协助我收集史料、研究一些经济史话题。到耶鲁后,他无比兴奋:要选修15门耶鲁戏剧学院的表演课程!耶鲁戏剧学院是世界一流,机会难得可以理解,只是我们没有学生会一个学期选五六门以上课程。看到他对表演这么有激情,知道他实际上对经济史和经济学没太多热情,所以,我没有阻止他去戏剧学院上课。

    随着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基本完成,工资、养老保险等改革方案出台完毕,从2011年开始启动的新一轮事业单位改革的上半场已经暂告一个段落,对于下半场的改 革,竹立家坦言压力很大,“下半场的改革内容主要包括事业单位的编制创新改革,编外人员的安置以及高校、医院等单位取消编制管理等,目前看挑战很大。”

    据悉,获得市级三好学生证书的应届初三学生,参加招生文化课考试后,可以直升本校高中。凡选择直升本校高中的市级三好学生,须将本校高中的普通班专业填报在统一招生第一志愿第一专业栏内,不能再填报其他志愿。

    此次高考改革之所以选择沪、浙两地做试点,应当是最高决策层深思熟虑的结果。任何改革都需要一定的基础和条件,高考改革同样如此。沪、浙两地经济社会发展整体处于全国前列,在教育改革诸方面较为领先,积累了丰富经验。比较而言,高等教育资源配置的均衡性、接受高等教育机会的均等性、高等教育体系的多样性、高等教育评价的多元性程度都较高,教育改革的社会耐受力都较强。因而,在两地推进高考改革,阻力和风险相对会较小。

    南科大第二任校长陈十一的名字对很多人而言,相对陌生,因为有朱清时校长珠玉在前。其实,2010年,时任北大工学院院长的陈十一,就参加了南科大召开的一次学术顾问咨询会议;任职北大副校长时,他还兼任该校深圳研究生院院长。陈十一是“海归”、中科院院士,曾入选首批“千人计划”,除了参与创建北大工学院,他还曾与北大同事就该校本科招生问题向时任校长周其凤联名“上书”,建议学校打破“唯高考(课程)分数论”的羁绊,尝试采用“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

    所以,相关方面排查整治的第一步,当尽早明确公办高校、民办高校“母体”分离时间表。原因很简单,“公办校招生,委托民办校教学,再由公办校颁发学历”的方式既属违规,就应该严格杜绝,明令禁止。而且,系统整治之后,要适时发布民办普通高校及独立学院“白名单”,以正视听,以供查询。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行政手段集中优质生源到黄冈中学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在于黄冈中学提高自己的声誉,通过良性循环吸引优质生源前来就读。

    2015年3月4日,羊年初春,钟秉林再次走进新华网两会访谈间。“教育领域,也要按照‘四个全面’的战略推进教育领域的综合改革。通过学校艰苦的实践探索,不断提高我们国家的教育水平。”;“高考不光是要选拔人才,还承载着促进社会公正、推动教育公平的重要功能,是农村考生跨越城乡二元对立的主要通道,是社会流动的阶梯。”——说起教育话题,他无限感慨,虽然“第三十四任”校长早已成为北师大校史上铭记,但“人转身,心依旧”,作为新一届的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对教育的情怀依旧……

    学生在食堂的感知和体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学生是否拥有足够尊严和体面的一面镜子。说到底,学校运行得好不好,不在于是否存在矛盾冲突,而在于能否很好地容纳和化解矛盾冲突。尊重和回应学生正当的利益诉求,矛盾冲突就能得到及时的纾解,不至于阻塞汹涌。这样的校园生活,才会更安全、更有品质、更有情怀。

    昨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表示,增加全国命题省份并非意味着25个省份都将使用同一张试卷,而是国家教育考试部门参与这些省份高考(课程)试卷命题工作,采取“一纲多卷”提高各省份高考命题的质量。

    国外舆论的确在透过高考看中国的变与不变,但对于中国教育改革特别是高校改革,很多人仍有更大的期待。格雷是一家英国报社的记者,曾驻中国4年,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学生很聪明,甚至“早熟”,当面对高考命题作文时,很多考生会为高分套路化地写一篇没有多少真心话的漂亮文章,其实那未必体现考生的真实思考。有的日本媒体还渲染中国高考的残酷性,如日本《新潮周刊》称“中国高考是自杀者屡见不鲜的最残酷考试”。文章援引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富坂聪的话说,中国高考是世界上最残酷的考试,因为中国有着浓厚的“科举”传统,而且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家长对孩子期望值非常高。另一学者高口康太说,中国高考考生数量是日本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者的18倍,竞争异常残酷。他认为,中国教育还没有摆脱超强度的“填鸭式”教育,导致“学生认为除了学习其他事都不重要”。这种现象与中国社会氛围密切相关,中国好一点的单位,都要求求职者拥有大学学历甚至名校学历,在这样的氛围下,素质教育对当前的中国来说,还是不切实际的设想。

    葛剑雄表示,在做出选择以前要考虑自己,不要跟风。“天下乌鸦一般黑,其实是我们的学校不好的一面被夸大了。”

    张三回答说:“对学术研究谈不上有兴趣。我可以做,也可以写学术论文,但这不是我的兴趣与激情所在。”这下好了,我跟同事原来期许厚望的博士生,对我们的专业也就是如此。我接着问他:“那你为什么要申请金融博士研究生呢?”他的回答不奇怪:“因为父母要我这样做,而且看到其他同学都这样做。”

    有人把读书、积累、写作比作三角形的三条边,三条边越长,三角形的面积就越大。缺少任何一边,其他两边就会重合,面积就等于零。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是更重要的学习。因为只有写才能知不足,只有写才能更好地会学,只有写才能学会写。光读不写,那些文字只是书本上的、报纸上的、网络上的东西;光实践不总结、光经验不升华,那些经验就像“头重脚轻根底浅”的草一样。只有经过自己的思考、消化,从自己笔下创作出新的东西,才是属于自己的。诚如著名特级教师窦桂梅老师所说:“写,让自己活得明白,更让自己活出精彩。花的开放,赢得的是尊重,积累的更是尊严。写,也许会改变你的课堂磁场,甚至改变你的生命属性。”

    爱因斯坦说:“首先要成为一个人,其次成为艺术家,最后才成为钢琴家。”

    根据教育学的经典理论,一个孩子到了高中,很难有什么人能对他(她)产生重大的影响。没理论凭经验我们也知道,我们对小学老师、初中老师有一种亲近感。因为小学老师给一篇作文打了一个高分,从此喜欢上写作的不计其数。一个孩子到了高中,社会学理论告诉我们他就是要逆反,反谁呢?谁管他他和谁反,首当其冲的就是老师还有家长。不逆反无法长成一个独立的人,没办法的事。

    造成阅卷者流动性强的原因有很多:其一是阅卷强度大,责任重,报酬低,许多老师来过一次,尝到滋味后,就不愿来第二次;其二是各地市在中学教师阅卷者的推荐环节上,虽然有要求,但比较笼统,缺少操作性,因此为了不影响高一、高二的教学秩序,往往是在高三语文教师中选择,于是出现了第一届带高三的老师出现在作文阅卷场上。这些年轻教师改卷的积极性高,但对作文的评判能力不足,导致打保险分的情况比较严重。因此,要改变这一现象,当务之急是建立以中学教师和大学教师为主,相对稳固、比较成熟的阅卷教师库。省级考试机构对入库教师要进行有效的培训和管理。

    要改革评价制度和考试招生制度。这是家长关心、教师关心、学校关心,全社会最关心的事情。要解放思想、厉行改革,实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实行考试与招生分离,高考实行以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为基础,分类考试、多次考试的制度,改革一考定终身的局面;有些科目如外语,可以实施社会等级考试、一年多考;扩大高等学校自主招生权,重点大学可在统一考试的基础上加考相关专业的知识和能力。例如对报考生命科学专业的考生加试生物化学等知识,对报考环境科学专业的考生加试天文地理的知识。这样既能选拔有专业兴趣和能力的学生,又能引领中学课程和教学的改革。

    许多学生在小学的时候特别积极,到了初中便不爱发言,不爱主动参与讨论,也不太爱老师和学生交流。对于这些,我们应该更注重培养学生的学习习惯。

    长期以来,重点高校中农村学生比例偏低,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成为教育公平的一个重要心结。今年两会结束第三天,教育部就下发文件提出2014年高招的三项工作举措,重点是进一步增加832个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规模,以确保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人数比2013年增加10%以上。

    在今天学校改革中,课程最受关注。随着新方案的发布,学校的方方面面都要做出调整,而课程是首当其冲的。学校课程要进行转型升级,调整课程结构和内容,为学生提供多元、可选的课程。新中考、高考方案中,从关注单纯的分数到关注人的发展,在罗滨看来,要关注人的发展,就需要围绕学生的核心素养构建课程。学校在落实办学理念和育人目标时,要注重学段之间的课程衔接,关注学科之间的关联,整合好学科课程和跨学科课程、校内课程和校外课程。北京57中校长刘晓昶认为,在学科建设方面,除了注重学科核心素养的培养,还要教“宽”教“活”,“教师只有在学科核心素养上下功夫,才能落实考试改革的精神。”

    各地命题水平不一,有的缺乏新意,容易被套作,有的题意不清,难以下手

    据媒体报道,暑期来临,一些家长自发组团,高价为孩子补课。记者发现,现在不仅是后进生在参与补习培训,一些优等生也在“加餐”。某补习班,“一对一”或“一对三”的补习价格,每课时在500元左右。有家长透露,孩子暑期一个月的补课费和英语培训费接近3万元。虽然贵得有点离谱,但补课需求依旧旺盛。

    但根叔其他的很多遗憾,可能很多大学校长并不一定能够感知,或者说有意无意地回避了的。与这些遗憾相关的问题,涉及了大学建设中的另外一翼,也就是大学的精神。大学毕竟不是纯粹的技术研究所,或技工培训机构,大学应当是全社会的精神高地,社会应该能够在智慧、精神、价值等诸多层面从大学这里汲取到能量。大学又是育人的场所,培养出来的人不仅要有相应的知识和技术,也应该具备健全的人格、高尚的价值观以及美好的生活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