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是按什么记事的

2019年04月25日 13:26

字号 :T|T

    这位曾在中学任教11年的语文老师注意到,近年来,高考作文一直在倡导创新,但“似乎陷入了一种歧途,出题有点偏,有点怪”。

    教育首先是人的教育。这是教育的原点,教育的对象是人,教育当然是教育人的,是人的教育。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眼里面还有人吗?我们是非人的教育,是分数教育,是升学率教育。马加爵惨案之后,云南某地的一个校长说,在当前的教育评估下,我们只管提高高考升学率,我们哪管自己培养出的是马加爵,还是刘海洋?

    第十二招,成功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难。

    训练主义,害了多少人。我们的教育创造了一个像在马戏团里训练动物野兽的那样一个环境,通过统一的高考标准,通过这样的教育,把每个人的训练成为没有思想,没有个性的没有独立人格的工具。还谈什么创造能力,实践能力?还谈什么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在这种违背人成长规律的教育下。当然,我们的“人”就这样不见了。杜威说:教学犹如买卖,只有教师积极地卖,没有学生主动的买,买卖没做成,也不会有真正的教学与教育。

    窦桂梅:从普遍意义上来说,终身学习,终身受益。我一直相信,只要你永远处于学习的状态,你永远都会“繁花点点”。 

    科学主义:貌似科学,堂皇迫害。

    刘长铭:坦率地说,我感到学生的一些习惯不是令人很满意。谈吐举止、文明习惯等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比如最简单的说谢谢的习惯,比如在餐馆吃饭看到小孩简直一点规矩没有……这种情况简直太多太多了。

    各学段语文教材编写缺乏统筹。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各学段教材编写缺乏统筹,学什么、学多少没有整体规划;二是教材内容不具体,选择随意;三是选文没有相应标准,经典意识弱,“文白”比例、“中外”比例不定;四是语文知识学习未受到应有重视,且与语文能力训练未能有机融合;五是教材内容循环编排,尚未形成有序的能力训练梯度;六是教材同质化倾向严重,呈现方式单一,缺少特色。

    近况

    学生的选择多了,可学校的配套资源却有些捉襟见肘。教师、教室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短缺。

    早在2002年,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就已引入全国中学教育教学之中,但仍存在评价要求各地不一、操作性不强等问题。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今年首次邀请高中校长参与考生面试,该校招生就业处处长谢书琴说,这是希望高中更了解高校的人才选拔机制。2011年,浙江省率先在全国试点“三位一体”招生制度。新高考方案要求继续深化这一改革,即高校依据考生统一高考、高中学考和高校综合素质评价成绩按比例合成综合成绩,择优录取;高校测试评价侧重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学科倾向、专业潜质等。

    中国教育最关键的问题,一是质量,一是公平。高考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入口,牵涉到高校培养人才的质量和水平,在招生过程中它又牵涉到维护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问题,所以它是兼具质量和公平的一个重要问题。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在中国,入学机会公平又是教育公平的基石,因此,高考制度成为维护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的根本制度。考试制度的核心是公平竞争、择优录取,公平是高考制度的根本和灵魂。失去了公平性,高考制度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当今民众对高校考试招生的公平公正有了更热切的期望,高考无论如何改革,都不应失去其公平性。

    另外,对于流动人口子女的入学问题,刘利民表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存在的客观现象。长期以来,国家实行并完善“两为主、两纳入”政策。今年1月1日起《居住证暂行条例》施行,我们将推动建立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完善措施和办法,使随迁子女能够同在蓝天下,平等接受义务教育。

    吴起,战国军事家、政治家,与孙武齐名。《吴子》一书反映了吴起的军事思想,书中道,简募良才,以备不虞;还曰,夫总文武者,军之将也,兼刚柔者,兵之事也;又云,是以数胜得天下者稀,以亡者众。在这寥寥数语里,他指出在军事中人才的重要作用;讲求将领带军需要文武兼备、刚柔相济;强调“慎战”,反对穷兵黩武。这些思想观点都是很宝贵的,对于现代人仍有重要启示。

    请注意课标在第一学段目标中,是把汉语拼音放在“识字与写字”里边的,并没有独立列出一条。学汉语拼音为的什么?为借助拼音认读汉字和查字典,提高识字效率。就这个功能。学拼音不是为了掌握拼音阅读的能力。因此编教材给汉语拼音的“地位”要适当,不要摆得过高。另外,要降低难度。对于刚上小学的孩子来说,学拼音的确太难了。过去要求《汉语拼音字母表》必须“背诵”和“默写”,还要写得如何工整好看,有点为难孩子,也没有这个必要。课标现在不再这样要求,只要求那个字母表能“熟记”和“正确书写”就可以了。拼音和认字问题是小学语文教材的一个难点,应当有新思路,处理好,不要让小学生负担太重,不能一上来就给“下马威”,扼杀了学语文的兴趣。

    语文,是天下最大的课堂。于之而言,几无“课外书”之说。

    一个伟大的民族不能没有丰富的艺术,更不能没有具备艺术素质的民众。而美育对于社会,主要是通过艺术教育途径实现的。在西方国家很多人的心目中,中国文化就是美食,就是成龙的武打片,这显然不够全面。国家要进一步发展,迫切需要有一种文化的自觉,需要对自己的文化、艺术进行重新认识。

    同是1999年,当时参与北京高考作文阅卷的薛川东,和他的同行们一起促成了全国首批高考满分作文的诞生。薛川东回忆,当时各科都有满分试卷,唯独作文没有,大家认为这样不利于评分标准的制定。在大家的共同呼吁下,那一年的北京高考首次给了十余位学生作文满分,并在高考后选择其中几篇发在了报纸上。此举在全国引起了轰动,首开满分作文先河。此后,满分作文成为高考的一个高频词,也成为每年社会关注的热点。

    我还想说——

    第二招,抉择时的诱导询问法。

    对这样的现实,学校、家长其实心里都有数,但为何仍信奉 “高考大于天”,甚至患上了“高考焦虑症”?不可否认,高考仍是当下人们向上流动的重要通道。尤其是城乡、区域差距未除,高考是打通壁垒的一道桥梁。从这个角度看,全社会关心关注高考是正常的,之所以紧张过度,一是有些家长在望子成龙心理作用下,层层加码,个个“压力山大”;二是社会上对高考仍存焦虑惯性,“全家上阵、全城让路、全员护考”已成标准配置,年年如此,着实难以忽降。凡事皆有度,高考也不例外。对高考的过分焦虑,客观上传递出一种负面的价值导向:考试是学习的终极目标,一旦迈过这道坎,便可彻底解放、坐享其成。于是乎,一些“超级中学”兴起了“毕业撕书节”,一些大学生过起了“上课梦游化、逃课普遍化、补考专业化”的混沌日子。

    还有不少家长在家长群里“群策群力”,准备打响阻击“禁补令”的“反击战”。

    于漪认为:语文教育要直面于“人”,植根于“爱”,发轫于“美”,着力于“导”,作用于“心”。在她看来,情感即是手段,更是目的。因为语文教育不仅是认知教育,还包括思想教育、情感教育和审美教育。她认为,“教育的事业是爱的事业”。“师爱超越亲子之爱,友人之爱”。所以,在于漪的语文课堂里,洋溢着一种融融的师生情谊,这既是一种师生友情,又是一种长幼亲情。她强调

    武昌一家培优机构的负责人周老师坦言,如果高中生能多出一天的休息时间,对培训班来说,当然是个好事情。而部分培优班早就摸清了高中大规模停课的消息,提前一周就采取电话、短信的方式“轰炸”家长。

    “奥味十足”的数学让学生饱受煎熬

    名为“大山”的网友披露,很多所谓的名校都这样,把优秀学生全拉去了,到升学时吹自己有多牛!另一名网友在新浪网发帖说,每个地区重点中学都在“掐尖”,本地区中考前200名都被掐走了。

    高考状元倾向于经济、管理类专业,不仅仅是中国特色,更是世界潮流。这并不能说明少人问津的专业,就没有发展的空间。恰好相反,我们在经济、管理领域并没有出现德鲁克等顶级的大师,也未能取得多少世界顶级的研究成果。反而是那些所谓“无人问津”的领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出现了一大批顶尖的专家,搞杂交水稻的袁隆平、搞量子通讯的潘建伟、搞氢弹结构的于敏以及歼20、太行发动机、中国神盾舰等成就,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誉。这说明,高考状元选不选,跟专业发展没有一点关系,大人们又何必如此纠结呢?

    对于这种现象——一边是高考升学率逐渐提升,一些高校陷入生源危机,一边是高考焦虑日益严重,各地出现专门针对高考,甚至有些妖魔化色彩的“高考加工厂”和“超级中学”——很多人感到不解,高考资源已经逐步丰富,为何高考焦虑有增无减?这貌似“矛盾”的现象,正折射出我国高考制度和高等教育资源的问题,即高考还没有打破一考定终身,从当年的“上大学独木桥”,变为“名校独木桥”,一些二本、三本和高职高专院校并没有回报给受教育者高质量的教育,被考生抛弃,于是高等教育资源的增加并没有带来高考压力的缓解。解决这一问题,必须推进深层次的教育改革,深化高考改革,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给每所高校平等的发展空间。

    对于人生大境界、“大人”哲学,虽不能至,但至少应保留一份敬意

    问题是,上网了曝光了,于是有关部门便“高度重视”了。据媒体的跟进报道——

  这两天,一条关于3岁女孩在小区门口“瞬间丢失”,求转发求帮助的信息在微博、微信、QQ等社交平台上疯传。很多热心市民看后都纷纷帮助转发,希望尽快找回孩子。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通过微博辟谣,“网传3岁女孩吴梦月被拐纯属谣言。经过调查,图片里的小女孩为河南郑州女孩,照片拍摄于2011年”。记者发现,近期在网络上发帖称孩子丢失的信息不断,而经过核实后,均被证实为假消息。(《北京晚报》11月21日)

    当今世界,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经历了历史上罕见的国际金融危机,各国纷纷调整发展战略,更加注重科技进步和创新驱动。当今世界的综合国力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竞争,人才越来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教育的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地位和作用更加突显。“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归根到底靠人才、靠教育。源源不断的人才资源是我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的重要潜在力量和后发优势。希望广大教师认清肩负的使命和责任,努力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作出更大贡献!

    今年,北京市高考实行知分后填报志愿,显然为高考考生们提供了更有针对性的学校、专业的选择。但是,在高考志愿选择时始终存在“重视学校、忽视专业;兴趣至上、只凭感觉;争挤热门、追求高薪;父母包办、盲目攀比”等误区,心理学家在对高考生选择专业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多年研究后总结发现,这些误区的根源在于忽视个体差异、缺乏综合评定。而个体主观认为的兴趣、能力等并不具有科学依据,即使通过一些工具测试出结果,也因其为单项依据无法进行优势组合。

    “其实按照文件,我们是打算慢慢推进的,由点到面、循序渐进,先在几个学校、几个年级、几个班试点。有了对比、说服力,再逐步铺开。”涿鹿县教科局副局长许世民介绍。

    实行周测、月考制度,从命题、监考、阅卷到成绩统计完全按高考要求自主设计,按规定时间(周测一般为周末),完成整个考试、监考、流水阅卷、分析、输入电脑、填写阅卷报告评估、错误问题分析的整个流程。

    “为什么这么说?”马敏问。

    对学生的利益诉求进行选择性忽略甚至漠视,“禁止叫外卖”在本质上是一种教育暴力。外卖的食物不卫生也好,送外卖的电动车给校园安全带来风险隐患也罢,该做法尽管有一定的良善初衷,却存在着“因噎废食”的嫌疑。更何况,在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当下,“禁止叫外卖”在本质上是一种逆时代的社会审美。

    在录检审核组,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蒋笃运说,河南是生源大省,要尽可能争取指标,让更多河南学子上好大学。省招办工作人员说,虽然国家在整体上招生计划有所压缩,但是在河南又增加了指标。比如,上海交大在河南录取200人左右,比去年公布的计划增加了130人左右。

    然而,我在浙江调研的过程中,却嗅到了另外一丝可能的危险味道。我判断,如果这种可能性成为现实,非但不会实现政策制定者所追求的“好的教育”,极有可能出现的是恰恰相反的“坏的教育”。

    随着新版语文教材的面世,有人认为删除古诗的做法有欠周全,教材修订需要倾听社会各界的意见。也有人提出,不能把修订教材的问题无限扩大化。

    [袁贵仁]:

    对于澳门大学、清华大学这些堪称世界级名校,能够顺风顺水跨进这样的高等学府,获得一纸录取通知书,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啊。因为只要脚踏进了这样名校,就意味着头顶着名校光环,稍稍努力获得一纸文凭不是难事,何况对于这样见义勇为者学校更会通过特殊关照与个性化教育帮助他们完成学业。纵使夺刀少年在大学时代,不思进取,不再勤学,仅仅是混日子,只能遗憾肄业,也不愁日后就业,因为名校的光环足够他们能够有一席之地。虽然目前就业很难,但对于名校学生来说,却并不是难事。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一个老师一年要教几十个孩子。师德沦丧,怎能不误人子弟?教育界人士呼吁:让教育回归人性、师德重返人心。

    2016年高考命题思路:重点考查四方面能力

    第九招,只提有建设性的意见。

    在课后练习上,注意引导学生在理解内容、体会情感的同时,加强语言文字的理解和运用,做到既有一定数量的朗读和理解课文内容的练习,又有较大比例的语言文字理解和运用的练习,还有不少则是二者兼顾,比如设计了较多的读写结合题。

    但就具体的中招细则来看,不得不说,广州市能享受该政策的随迁子女比例仍然较低。据广州市招考办提供的数据,2013年广州市中考考生总数为114173人,其中非广州市户籍考生达25939人,占22.7%。以2013年广州市普通公办高中录取计划61951人计算,8%仅为4956人。也就是说,非广州市户籍考生只有19.1%能升入普高。而广州市户籍考生升入普高的比例为64.6%。

    新政后逻辑是“限制”择校,以校际之间均衡发展来回避筛选。然而,教育的筛选功能可以回避吗?筛选不仅发生在教育系统内部的不同层级的学校之间,如中考与高考环节,筛选的核心在于社会结构所赋予教育符号资本的价值。“减负”导致筛选功能溢出学校教育,“均衡”意在教育系统内部推迟筛选,试图将教育从考试中解放出来,为育人拓展空间,即强化培育功能,弱化筛选功能。在这样的民意期待与行政干预后,适应此种教育系统的社会应是一个扁平且充满弹性的结构,纵向分层不大、横向分类繁多,不同的职业群体社会地位差异不大,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与专长,灵活选择。也就是说,在这样的社会中,一个快乐的修鞋匠并不比政府官员缺少吸引力。

    由于外来移民剧增,英国正快速变为多种族、多语言的国家,英国人语文能力下降已经成了一大隐忧。许多人士批评了政府的教育政策,指出许多小学毕业生缺少基本的文学素养。因此,英国教育部下决心要在几年内让80%的11 岁学童达到应有水准。